健康新闻
6层楼、投资1800万“超级大店”在茶饮市场走得通吗?
发布日期:2022-08-05 20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不久前,武汉江汉路步行街,上下6层楼、投资高达1800万元的“顽徒ADDICTEA”(以下简称顽徒)旗舰店正式营业,吸引了不少同行打卡探店。

  7月初,武汉江汉路步行街,地标性商圈,顽徒首家旗舰店就开在这里。建筑外形独特,上下6层楼的茶空间,产品也是茶的创新和延伸。

  有消息称, 这家营业面积超过1200平米的门店,投资高达1800万元。 一起来看下饮品朋友的探店实录:

  从外观看,这是一栋独立建筑,走的是现代科技风。 远远望去,建筑通体为银白色,由轻型铝板组成,线条交错,其中还散落着形状不一的镜面,是过目不忘的那种建筑了。

  走进店内,室内一共有6层,以西游记“大圣归来”为主题,整体风格简洁明快,黑白灰色调为主,墙面和顶部设计多为镜面,增添了整体的科技感。

  产品上,顾客也可以现场观摩制茶过程,比如一款名为“偷师”的红茶,店员利用研钵、烧杯、锥形瓶、滤斗、奶油瓶和冰杯等工具,将紫苏叶与乌龙茶相融合,萃取出一杯粉红色的饮品。

  一楼以现制茶饮为主,有纯料茶和拼配茶,并且 像卖咖啡一样,奶基底提供了冰博客、燕麦奶的选择 ,单品价格大多在26元~50元,最贵的一款“法老肉桂”售价128元,是当下网红必打卡单品;

  二楼做出一个过渡空间,供客人小憩,也为前来打卡的顾客提供了一个拍摄场地;

  三楼作为品牌文化展示区,突出了“西游”的概念,电子屏幕上《无边西游》的概念片滚动播放,还有茶文化周边产品零售(四楼、五楼目前暂未开放);

  六楼更像是“以创意咖啡的形式卖茶”,采用季度快闪菜单的形式贩卖创意茶饮,并且还采取“日茶夜酒”的经营模式,晚上就变成一家小酒馆。

  在这家店之前,行业人对“顽徒”这个名字还比较陌生。事实上,这个品牌在2018年就已成立,发展模式则与大多茶饮品牌反向而行。

  比如在开店策略上“先海外再国内”,首家门店开在澳大利亚,并先后在澳大利亚和韩国开设了6家店,最近才在武汉开出国内首店。

  在当下追求“轻量开店”的背景下,顽徒大手笔投入1800万元,开出1200平的门店,不禁让我思考:

  新茶饮品牌一直在走的,是概念店+标准店的模式: 一边用“极致体验”持续输出品牌势能,一边用“标准店型”带来利润和收入。

  在品牌升级、转型等重要节点上,开大店有助于集中展示品牌文化、未来愿景,拉升品牌高度,可以给消费者带来更深刻的体验、理解。

  但纵观饮品领域, 打造大店,特别是超级大店,往往发生在品牌势能有一定积累之后。

  比如星巴克在上海开出2700平的烘焙工坊之前,已经在上海开出了600多家门店,这个数量在当时就已经超过了纽约和洛杉矶。

  还有奈雪的茶,2019年深圳奈雪梦工厂店正式营业,彼时奈雪已经创立4年,作为头部品牌开出了330家门店。

  而这些背景条件,顽徒似乎并不具备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顽徒此次开出武汉店,似乎具有更高的开店风险以及不可复制性。

  从消费端出发 ,蜜雪冰城、茶百道们的成功,离不开把门店开遍全国,获得了众多互联网自来水的安利。

  一个直接的感受是,过年回老家,县城里50岁的阿姨都开始用蜜雪冰城替代瓶装饮料了。

  超级体量下,运营体系随之不断完善,在供应链端也有更多的发言权。因此,我们不难感受到,近年来连锁茶饮品牌都在弱化空间,提高开店速度, 用规模提高话语权。

  任何茶饮店的生意,都是一套关于“成本、效率、体验”的平衡。做好空间体验,多数时候,我们还是要考虑成本是不是足够低,效率足够高。 具体来说:

  一方面,和一二线城市寸土寸金的成本相比,下沉市场较低的租金和人工成本,让一家店的成本不会因面积而提高太多,相比于一线城市,盈利相对是容易实现的。

  当然, 真正催生县城大店的密集诞生的,是小镇青年们对第三空间的需求。 下沉市场熟人社会特征明显,消费行为也与社交活动紧密联系,年轻人需要一个见面的地方。第三空间是刚需,而能提供第三空间的场所并不多。

  而从咖门过往的采访案例来看,与一二线城市做品牌文化的逻辑稍有不同,“县城大店”的共性,是空间设计更考虑实用性。

  县城大店的出现,是与当地的咖啡馆、快餐店竞争,为顾客提供一个可以约会、谈事、写作业的地方。

  到了一二线城市,租金的成本很难降低,但人工成本成为一个变量,纳入品牌考量因素。 而人工成本的本质,是效率问题。

  即使是“大手笔”的顽徒,武汉店的一大特色,也是人工成本的控制。或许因为顽徒主要市场是海外,海外人工成本普遍高于国内,因此探索较早。

  我了解到,顽徒店内有萃茶机、磨茶罐、雪克机、冷凝泡茶机等等,并且一直在努力实现萃茶半自动化,引用大量机器设备突破纯茶出品标准化难度。这既可降低人工成本,也有利于标准化。

  我们常说,新茶饮面临中年危机,产品越来越卷,即便修炼十八般武艺,营销活动多样,年轻人的兴奋程度也不似过往。

  它不只是一杯饮料,更是年轻人关于夏天的想象;探店打卡照上,人们手里拿的也不只是奶茶,而是对城市潮流的追逐。

  但从商业视角分析, “超级空间”能不能走得通,我们仍需时间和市场来验证。

  上一篇:商业地产一周要闻:青岛丽达茂等购物中心开业,成都SKP预计10月建成,新城启动新一轮架构调整

  2021年中国新式茶饮市场规模为2795.9亿元,预计市场规模达3749.3亿元。消费者需求持续上涨,每周消费新式茶饮的消费者占比达94.0%。

  上海之外,东三省的饮品店,也在水深火热中:静态管理之下,堂食关闭、外卖暂停,东三省的茶饮人,已经苦熬了快2个月...

  新式茶饮品牌卖咖啡,咖啡店推出酒产品,巨头们争相跨界,颇有“大混战”的局面。

  7月5日,武汉江汉路步行街上,建筑外形独特、上下6层楼、营业面积1200平米、投资高达1800万元的“顽徒ADDICTEA”全球首家旗舰店正式营业。

  茶颜悦色南京第三家门店选址金鹰国际购物中心,金鹰相关人士表示,由于进场时间较晚,赶不上前两家店的开业时间,预计8月底9月初开业。

  以老娘舅、老乡鸡、乡村基为例,三者虽然都被概括在中式餐饮这一类别之下,却各有各的优缺点。中式快餐第一股,谁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