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文化
好大一个瓜!23年夫妻反目李国庆、俞渝深夜互撕李国庆:要分当当
发布日期:2022-07-29 04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一个月内,当当创始人李国庆上了两次热搜。第一次是几周之前,李国庆接受谈话主持人采访,谈及当年被妻子俞渝“逼宫”时怒摔水杯。

  第二次是昨晚,妻子俞渝在李国庆的一条表明自己“净身出户”的朋友圈下连发三条评论,曝光了诸多关于李国庆的劲爆信息。总结一下,这些劲爆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点:

  2、李国庆有同性恋人,同性恋人曾发短信威胁俞渝。3、李国庆多次砸家中的锅碗瓢盆,疑似有家暴行为。4、李国庆有梅毒。5、李国庆用俞渝的携程账号开房。以下是朋友圈截图(片段):

  结构巧妙,细节丰富,感情充沛,内容精彩,一件件一桩桩的抖落,连分段都恰到好处,被网友称之为“教科书级别的撕逼”。

  面对俞渝的指责,李国庆不堪示弱,立马于昨晚23:26和今早凌晨1:45在微博上回击。

  3、7月已经向法院提出离婚,但俞渝并未同意,这可能是俞渝在拖延时间转移共同财产。......

  对于共同创业的当当,李国庆形容俞渝“明明是抢权的武则天,却把肆意抹黑我把自己伪装成受害者”。而对于俞渝对自己私生活的描述,李国庆称其是“诽谤和污蔑”,并让俞渝“等着收律师函”。有趣的是,李国庆发微博后修改了几个字,其中包括这个细节:

  李国庆把“我手里也有很多你在国外给人当小三”的证据,这句话里“也”字给去掉了,有网友认为,这个“也”字是他不打自招“认领”私生活混乱的指控。也有网友评论说,一个“也”字,占尽风流。

  除了微博内容,李国庆在个人微信朋友圈转发自己的微博内容并表示:“狗急跳墙,工作撕逼虚构事实,私生活撕逼更是意淫。变态,精神病患者。我为儿子忍受23年。”

  就在今天(24日)中午12时左右,李国庆又发微博了,他要求离婚平分当当股权:

  今天(24日)下午,李国庆又再次在朋友圈回应。其中提到:“我昨天睡了7小时。只是上次摔杯子引来一批女性微博私信示爱,今天又引来一批同性示爱,谢谢告白,我还是相信两性家庭更适合我。目前多读书能安顿我心灵。”

  耐人寻味的是,@当当 官博今早(24日)发布促销博文时,开头第一句就是“本店无狗血,只有书香。”

  夫妻两人进行如此激烈的争论,“出轨”、“家暴”、“小三”、“同性恋人”等词汇屡屡出现,这两人微信居然还没有拉黑?朋友圈依然可以相互评论?有网友认为:这就是大人物和我们的差别了。

  但也有网友就此表示:李国庆这个事最大的输家是微博,人夫妻俩撕逼成那样都没互相拉黑,战场还是选择在了微信朋友圈,俞渝没有去开个微博专门撕。

  说到李国庆和俞渝的“互撕”,这个过程可以追溯到去年12月。彼时,李国庆在个人微博上点评刘强东明尼苏达事件,第二天当当官微就发文谴责李国庆,并称李国庆已从管理层、决策层离开了一段时间,并勒令他换掉个人微博头像中的当当logo。今年2月20日,李国庆发表《离开当当创办书友会的公开信》,表示自己正式辞职,愉快“出走”,开始全新的行程,重新创业。对于离职的原因,李国庆的公开信中写道,“与其在成熟大平台内部创新,不如彻底外部。”同时,当当公告,李国庆离职后,俞渝将兼任董事长与CEO,当当网的日常管理决策由俞渝带领公司高管完成。李国庆也一直没停止过在公众面前指控妻子俞渝对自己“使用谋略独裁当当”。今年7月,李国庆接受海克财经专访时讲述了被俞渝逼宫的内幕,称自己就是一个“傻白甜”,引发业内议论。而在他10月10日被曝出的“怒摔水杯”后,李国庆又在山东卫视的《求职高手》中,称俞渝早就开始“算计”自己,但自己因为念着“一家人”对她毫无戒心。期间最经典的一个细节莫过于,李国庆透露自己被“背叛”的那个夜晚,正在家里看《雍正王朝》的“八王逼宫”情节。而对于夫妻双方在商业上的分歧以及李国庆离开当当的个中原因,俞渝至今没有公开发表过任何说法,直到昨天晚上。据封面新闻报道,李国庆在朋友圈中发文表示,自己已经在2018年1月15日净身出户,与妻子分居21个月。

  夫妻本是同林鸟,利益跟前各自“黑”资料显示,李国庆是北大毕业,1996年赴美考察时认识了在华尔街工作的俞渝,两人相见恨晚。用俞渝的说法,他们两个人相识3个月便结婚,结婚3个月便怀孕,然后在孩子一岁多也就是1999年创办了当当。

  在外人看来,他们也算是患难夫妻,但是为何却不顾在一起23年的情分,最终选择了用最辣眼的字眼来互相伤害,背后最终诉求是什么呢?2019年胡润百富榜显示,李国庆和俞渝夫妇财富约70亿,排名第573位,其财富的主要来源正是他们共同创办的当当网。不过,李国庆对于现在的股权显然是非常不满的。天眼查的数据显示,俞渝的持股比例为64.2%,李国庆的持股比例为27.51%。而公开资料显示,2010年12月当当上市时,李国庆的持股比例为38.9%,俞渝的持股比例为只有4.9%。可见,双方的持股比例发生了大逆转。李国庆这样形容俞渝在当当网的角色变换:

  从当当的帮忙者,到小股东,再到现在的境外绝对持股大股东,你不仅把我从我为之奋斗了半生的事业中扫地出门,还诽谤企图让我名誉扫地。

 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?其中,当当的私有化是一个关键节点。2016年9月,因为市场表现不佳,当当以5.56亿美元的市值进行了私有化退市。用俞渝的话说是:“我哭着坚持做完私有化,避免当当像聚美、唯品一样持续跌。”而在此前接受采访时,李国庆表示,当当私有化时,俞渝提出双方持股一半一半,他同意了。当当退完市,俞渝又提出一人拿出一半股权给儿子,他也同意了。但因为他儿子是美国人,当当和海航谈收购时不能有外资股东,这部分股权就放在了俞渝名下。李国庆称,自己忘了股权变动是一场权力(投票权)变动,随后俞渝就联合小股东逼他交权。不过,俞渝却控诉李国庆说:“雍正王朝、踢出管理层、股份被欺骗、逼宫、赶走副总,除了逼宫这半件事,每件事你都撒谎。”

  据资料显示,当当创办于1999年,正是中国互联网风起云涌之际,同年,马云在杭州创办了阿里巴巴。正所谓“站在风口上,猪都会飞”,抓住了风口的当当网借鉴亚马逊模式,很快成为中国网上第一大书店。2004年,当当网的图书销售额达到全网零售份额的40%,而且以每年180%的速度增长。高速增长的当当志得意满,拒绝了亚马逊的收购,并在2010年以中国B2C第一股的身份在美国上市,被称为“中国亚马逊”。上市首日,当当股价暴涨到29.91美元,较发行价上涨86.94%。然而随后在与京东等对手进行的电商价格战中,当当网元气大伤,资本市场反映的直接结果是,当当的股价在六天内暴跌了30%。当当2010年还能盈利3080万元。但是在随后的三年中,低价战略以及扩充品类让当当陷入了连续亏损。财报显示,2011年、2012年、2013年,其净利润分别为-2.28亿元、-4.44亿元、和-1.43亿元。2014年,上市仅三年的当当,股价跌破了发行价。当年,腾讯提出把旗下电商平台交给当当,为当当提供微信导流等优厚条件,要求是占股33%。但李国庆夫妇不想出让公司控制权,双方最终未能达成协议。当当再次错失发展良机,市场不断被竞争对手挤压。2016年9月,当当以5.56亿美元的市值进行了私有化退市,市值不足2010年上市时的四分之一。退市后,当当屡屡被传出售。2018年的海航收购案也遭遇失败。昔日的“中国亚马逊”已经辉煌不再,面临着天猫、京东等巨头对图书电商的挑战,当当的市场受到严重挤压,市场份额低得可怜。

  根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《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9年第2季度》数据显示,天猫成交总额占据市场份额62.4%,排名第一。京东市场份额为25.6%,排名第二。而当当的市场份额占比只有0.4%,不足1%。

  要是能重来,绝不开“夫妻店”梳理当当的浮沉史,“夫妻店”模式备受诟病,因为两人平起平坐,俞渝是当当的董事长,李国庆是当当的CEO,意见有分歧时不知道听谁的,很多决策最终难以实施。两人自己也多次公开反思“夫妻店”的弊端。俞渝说:“假如我有选择,绝不会和我的老公一起创业。”李国庆也曾反思,夫妻创业苦不堪言,首先是管理上很难说服对方,造成决策和执行效率低,还会对生活造成损伤。李国庆表示,“如果从头再来,肯定会反对夫妻创业。也许早期夫妻店治理结构挺好,抵挡了各种算计,来自资本,来自合伙人,但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,一定要结束夫妻店治理。”对于这段婚姻关系,李国庆曾有一段非常著名的总结:所谓的婚姻就是,有时候很爱他,有时候想一枪崩了他,大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上遇到了他爱吃的菜,买了菜却忘记了买枪,回家过几天想想,还得买枪。如今,两人已经公开撕破脸,两人的婚姻究竟如何收场,还不得而知。不过现在正值阿里和京东的双十一预热时期,当当却出其不意的在这个时候“出尽风头”,不知道它今年的业绩能否靠这场“撕逼”在双十一期间力挽狂澜呢?

  请理性评论、文明发言,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